菲德兰斯

夜海清风,星河荒远

手游阴阳师同人,主要涉及式神荒、荒川之主、海坊主、一目连。无CP向。

连子未出场,活在对话里。就不打tag了

无CP向,无CP向,多说几次。。

人物形象自设,OOC,天雷慎入。

设定上是荒很年轻,刚被村民丢到海里的时候。其他人都是大妖怪了。


海坊主是我继带大全家的鸟姐之后,第二个六星的式神,如果说鸟姐是全家人的奶妈,那海坊主就是全家人的奶爸。他的好,三天三夜我也说不清。但是他经常被人嫌弃。。。好吧确实他不好看,这颜值被嫌弃也是没办法的= =但无论是传记技能还是语音,这个敦厚的温柔的还有点小狡黠的鱼头大叔都深深地圈了我的粉。我不可控制地一直做着他的人设,一直想象着他的皮肤,和他的另一种样子。

图是我很久很久以前自己脑洞的海坊主人形


现在我的空间里蹲着六星荒,六星荒川,六星海坊主,六星一目连,这四个也是我的最爱。

那就给他们写个自己脑洞小段子吧。

【顺说wy快他喵交出连子皮肤啊,我等好久了。。鱼头叔的皮……算了,老子自己脑补还不行?】

------------------------

------------------------

为什么?

荒走进了冰冷的大海。

一步一步。他单薄的长衫下细瘦的双腿在刺骨的海水中打颤,还是没有回头。

泪水滑下面颊,海水上升到腰身,胸口,脖颈,最后淹没了五官。和泪水一样咸的海水灌进口鼻和耳朵,荒放弃一切般整个身体扑向前方,将还没长成的少年身体完全地投入冰冷漆黑的大海。

永别了,这个残酷的世界和自私的人类。

痛苦慢慢地感觉不到了,浑身的感官都在麻木。死亡大概已经开始拥抱我了吧,荒想着。他没有看到神罚的浪潮吞没了整个村庄,只知道自己短暂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这个时候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一丝恨意和一丝懊悔。

为什么?

我还没有看够这个世界,我还很年轻,我有着超越凡世的力量。

我为什么要消失?

谁来救救我……

我还不想死……

绝望的寒冷中,快要失去意识的荒突然感觉到一股暖流驱走了冰冷的海水,包围了自己。一只粗糙的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这是死亡吗?荒感受到一丝安详,然后意识突然中断。

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似乎还活着。四周是温暖的空气,仰面朝天地躺在石床上的他,眼中映入的是如同天幕一般湛蓝的海水。他仿佛正身处于一个巨大的水泡之中,银光粼粼的小鱼成群掠过头顶,像他无数次在夜晚深深凝望过的银河繁星。

“你醒了吗,孩子?”一个低沉,成熟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苍老的温柔。

荒转过头去,睁大了那双少年人的清澈眼睛。

面前是一张半鱼半人的妖怪脸孔,鲜红的鳞片,带着黑色花纹的鱼头上是圆睁的双目,阔口下是长长的胡须。臃肿的身躯上穿着僧服,粗糙的大手握着一根木杖。

“你……你是……”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荒坐起来,抱住膝头。

鱼头妖怪琥珀色的眼睛里现出一丝怜悯。

“老夫名为海坊主。是在这浅海居住多年的妖。”

“您……救了我吗?”

海坊主点了点头,荒看到他身后赤红的鱼尾摇曳了一下,似乎是感到欣喜。

“谢谢……不过,为什么?”

海坊主怪异的鱼头脸上露出很好辨认的悲天悯人气息,用他那带着点瓮声瓮气的苍老语声说:“你有着天赐的力量,不该像流星一样就此陨落。何况……你这样的孩子,不该这么年轻就死在这里。”

荒心中微小的恨意再次像火星一样燃起,他喃喃地嘟囔:“可是,他们希望我死。我一直帮助的人们。”

海坊主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近了荒,用他粗糙的,冰凉的红色大手抚摸了一下少年的头顶。

“人类都有自私的一面,孩子。但他们已经付出了代价。”苍老的声音叹息一声,“神罚的海啸已经吞没了你来的村庄,没有一个人幸存。”

荒的肩膀震了一下。他不知道此刻自己的情绪是复仇的快感还是莫名的悲伤,内心一角的刺痛告诉他,哪怕是村里的人背叛、抛弃、牺牲了他,他对他们还是有感情的。

海坊主摇了摇头,说:“我只是一个平凡的海妖,无法压制神罚的力量,我没办法帮他们。我能做的……只有把你从冰冷的海水中救出,仅此而已。”

“谢谢您,海坊主。”荒真诚地说。他确实不想死。那样冰冷的海水,仿佛连灵魂都要和肉体一起冻结,他再也不想体会第二次。

“如果不嫌弃的话,你先在这里住下吧。”那苍老而丑陋的温柔妖怪说。“这段时间,我会去帮你物色一个更好的地方。”

荒的眼眶突然一酸。自从他的预言开始失灵之后,经历了太多残酷事情的他,已经快忘记来自他人的温柔。而此刻居然从一个妖怪身上找到了内心那份失去已久的温暖。海坊主举起手中的木杖,一股温暖的海流从脚下升起,像是在修补荒身上留下的新旧伤痕一样流遍了少年的全身。生命力回到了他虚弱的身体里,荒站了起来,带着不安和好奇环视了四周。

这是海坊主的妖力创造出的海底居所,一个透明的水泡中安放着简朴的石制床桌,两把石制座椅。湛蓝的海水摇曳着粼粼的波光投射在苍白的细沙上,沙中半藏的贝壳,珍珠和斑驳的红珊瑚交织出梦境一般的光芒,近乎枯燥的简洁和天然的华美融合在一起。

荒就这样在浅海度过了一小段时间,吃的是和海坊主一样的鱼虾和海草,睡的是妖怪让出的坚硬石床,看到的是透过浅海清澈的水波映照下来分外光芒璀璨的星月。未来会怎样,他一无所知。然而他体内原本就有的星辰之力,却一天一天的膨胀着,成熟着。那鱼头人身的妖怪偶尔会整晚不回来,无法离开水泡的他就吃着妖怪为他留下的食物,整晚整晚地隔着海水仰望着天空。在这里的生活很无聊,近乎空洞。但他感受到了海坊主像长辈一样的关怀,那丑陋而仁厚的妖怪心中的温柔让他甚至不想离开这枯燥的水泡。他会把最好的鱼推给荒,会为无法离开海水的他讲述地面上的事情,会默默地背对着他坐在白沙之上,和他一起仰望星光。从未体会到亲情的他,仿佛突然有了一个父亲。

这天,海坊主回来了,带着一个奇怪的包袱。

“这是什么?”荒有些好奇地问。

“今天有老朋友过来。”温和的语声笑着说。“从人类那里搞到了他喜欢的酒,和给一个小朋友的礼物。还有你的,”说着,红色的大手张开,里面是一个油纸包。

荒接过来,拆开。里面是几张还温热的芝麻油饼。他还住在海边村庄的时候,很喜欢吃这东西。很香很香,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吃到了。

“一直跟着我吃生食,委屈你了,孩子。”海坊主说。“马上你就可以走出这监牢一样的生活,开始你新的旅途了。”

“……”不知道是期待还是失落,荒一句话鲠在喉头,看着海坊主宽厚的身躯转过去,解开包裹,从里面拿出酒壶,酒盅和一些人类做的点心,然后把一些怪东西放在了石床的一角上。

“这是?”荒好奇地走近。看到那是几个精致的玳瑁小盒子和珍珠玉石镶嵌的发饰、手环,像是人类女性喜欢用的首饰和脂粉。“您的朋友是……女性吗?”

“不,这是给一个住在深海的女孩子的礼物。好不容易去人世一趟,”鱼头人身的妖怪露出笑意,“给她带点她喜欢的东西。”

荒低下头,看着那些精致的小玩意儿。海坊主太温柔了,哪怕他的外表并不美好。不久以后荒要离开他,去别的地方生活,还能不能见到这个像慈父一样的妖怪呢。在星空下的大海边呼唤的话,他能不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呢。

荒还沉浸在思考中,突然一阵海啸一般的浪潮声席卷过来。震得荒全身一抖,脑海中瞬间浮现自己被漆黑的浪潮吞没的那一天,不禁恐惧地抱住了自己的肩膀。

他惊恐的眼神看到了一条黑蓝色的蛟龙打破了海坊主居住的水泡,粗暴地闯了进来。但是水泡马上自我修复了起来,蛟龙也在一阵苍蓝的风中化作了一个高大的人形。

那是一个男人———不,那是一个妖怪,有着尖长的耳朵,苍白的皮肤和银色的长发。蓝色的长衫随意地半搭下来露出结实的胸膛和半边肩头,衣袖却是鱼鳍般透明且飘逸的质料。仙风道骨和威武端严融合在了一起。

“川主,太粗暴会吓到这孩子的。”海坊主淡然一笑。“怎么穿着这身?你不是更喜欢那套紫色饰带的袍服?”

“我不希望毛皮沾到你这该死的咸水。”被称为川主的男子挑了下半边嘴角,“你还不是一直这副死样子?快给我变回来。”说着川主右手拿着折扇,猛然在左臂上一敲,然后指向海坊主的胸口。

顿时一道刺眼的蓝光闪过,海坊主的身体像是抽丝剥茧一般窜出红色的气流并且将他包围。红色一缕缕退去之时,一直沉默地盯着这一切的荒突然目瞪口呆。

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妖怪出现在了海坊主原本站立的地方。他有着赤红的长发,修长的身躯,沉稳而清秀的面孔,还有和川主近似的专属于水妖的苍白色皮肤,鱼鳍一样张开,可以收拢的双耳。琥珀色的眼睛,僧袍下拖在地上的火红鱼尾和额头面颊上熟悉的黑色花纹让荒意识到,这就是海坊主的另一副模样。

“何必为我耗费力量?我还是习惯那副样子。”海坊主摇摇头,他此刻的声音还带着荒熟悉的成熟,沉稳和温柔,却褪掉了那份苍老和瓮声瓮气。他偏过头,对荒微笑了一下,赤红的长发滑下肩头一缕。

“孩子,这是我的朋友,荒川之主。”

“这就是你说的,从海里捡回来的孩子?”语声威严的荒川之主也看向荒,少年被他的目光盯得紧张不已。“……不错啊。很强的力量,假以时日,恐怕不光是你,连我也能超越。你打算拿他怎么办?”

“荒川中游那座叫望月山的空山,我希望你能安排他住在那里。”海坊主对荒川之主说,但他的眼神依然温和地看着荒,“他的力量在一天天成熟,已经有独自生存的力量了。总有一天他会变强到令人惊叹的程度,但在此之前,的确需要我们的帮助。”

荒川之主的扇子敲打着自己结实的手臂,突然露出了君王一样的笑容。

“可以。我也想看看,这孩子以后会成为什么样的……强者。”

荒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从嘴唇里挤出一个干巴巴的“谢谢。”

“过来坐吧。”熟悉又陌生的海坊主对荒招了招手,现在他那粗糙的红色大手已经变成了苍白而修长,骨节有些突出的双手。

荒看了看仅有两把的石椅,有些胆怯地瞟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荒川之主,说:“您……您请先坐。”

川主无奈地笑了一下,扇子一挥,洁白的沙堆凸起一块,很快织成了更宽阔也更舒适的座椅。川主一挥大袖,潇洒地坐了下去。

海坊主掩不住笑意,再次勾手示意荒坐下。这次拘谨的少年才坐了下去,低着头。

“别太紧张。”海坊主摸了摸荒的头。“吃这个,”说着拿起一串五颜六色的团子点心,塞到荒手里。

“那是给椒图的东西?”川主用扇子指向石床边上摊着的乱七八糟小玩意。海坊主点了点头,说:“买点心的时候看到的,就想着顺手带给她了。”

川主淡淡地说:“数百年岁月,你一点没变。我今天只是受你之托,带走这个少年,送他去望月山而已。我们俩相识多年,也没什么好聊的了吧。至于酒……”那银发的大妖伸出手,拎起酒壶,对着壶嘴一饮而尽。“我就不客气了。不过,我想听听,你的故事。”放下酒壶,苍白而英武的大妖用锋利的眼神看向荒,“你不是个普通的人类之子。”

“……”荒低下头,点了点头,听话地开始叙述自己的事情。带着神赐的力量降临人间,以占卜之力为人们带来无数福祉,却因为力量的波动造成的占卜失误而遭受非议和攻击,最后被人类背叛,抛弃,并试图残忍地杀害。若不是海坊主用慈祥的手拉住了他,恐怕他早已经消失于星空下冰冷的大海之中。

“蠢孩子啊。”荒川之主挪开了目光,似乎不屑于看他。“不知道人类贪婪本性的蠢孩子。”他手中的折扇轻摇着,语音中带着似有若无的失落和轻蔑。“人类这种东西,自私又盲目。你为他们付出的越多,他们就越觉得理所当然。当你已经献出了一切,再也没有可以给他们的东西……你在他们的心中,也就没有了价值。就跟那家伙一样。”

“你是在说……一目连吧。”海坊主摇摇头。

荒有些好奇地偷偷看向海坊主的脸,此刻那淡雅清秀的脸上带着他熟悉的悲天悯人。

“孩子,我给你讲个故事。”海坊主说。

“从前有一位风神,住在山上的森林中。人们为了供奉他,建造了华丽的神社。而温柔的风神也用他的力量,一直守护着他的信徒们。然而有一次,暴风雨席卷了附近的山区,信徒们的村子很快就要被淹没。被恐惧淹没的村民们纷纷上山,祈求风神的保佑和帮助。但是风神所掌管的是风而不是水,要镇压洪水,必须付出重大的代价。但风神还是这样做了,牺牲了自己的一只眼睛和几乎全部的神力,令即将袭来的洪水改道而行,挽救了整个村子。然而,灾难过去之后,力量衰弱的风神却再也没能等待到信徒的祭拜。付出了一切的他,却被他耗尽生命保护的人遗忘了,抛弃了。没有信仰之力的神灵是无法继续存在的,他也逐渐丧失了身为神的力量,就这样慢慢消失……”

“他……他消失了吗?”荒的内心一颤。为人们尽心努力,却被人们抛弃遗忘……这份痛苦和这中间的残酷,他比谁都了解。

“没有,他在消失前的一刹那,自己选择堕为妖怪。妖是不需要信仰之力也能存活的。化为妖怪的他已经无法再用神明之力保佑人们风调雨顺……”海坊主顿了一下,“但他依然用妖怪的力量,保护着那一方水土。哪怕成了妖怪,他依然守护着那些曾是他子民的人类。他的名字叫一目连。”

荒沉默不语。荒川之主冷笑一声,用他那深沉而有磁力的声音说:“我也给你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一个妖怪,他是海浪之中经过数百年修炼而成的。有着……”荒川之主瞟了一眼海坊主,“不错的外表和强大的实力,能随手唤来滔天的巨浪。但这傻妖怪很善良,从来没想过去用自己的力量掠夺什么,而是选择在海上指引迷失的船只,或者拯救落水的人类。”

海坊主皱了皱眉头,似乎想阻止荒川之主说下去,但还是没有吭声。

“有一天,他预感到了海域上强大的暴风雨,于是来到渔船的路线上想提醒船员们返航。却没想到,那天他遇到的是一个出海游玩的贵族的船只。他冒出海面想劝说船上的人迅速返航,竟然遭到了船上人的袭击……觉得这只漂亮的海妖是稀奇货的人们想要狩猎他,于是用了大网,弓箭和鱼叉,各种武器去攻击他。”

“然而海妖并没有反击,他试图靠呐喊来提醒船上的人快点回去,继续前行会遭遇暴风雨。但此刻的风已经很强,他的声音被风刮碎,被船上的人的喊叫掩盖。整艘船只有一个黑发的少年想要阻止人们袭击海妖,但没有人听他的。最终,海妖被一杆鱼叉划伤,”荒川之主瞟了一眼海坊主少了几片红鳞的鱼尾,“带着伤痛逃回了海里。但那些愚蠢的人类还想继续追他————于是,暴风雨降临了。”

“结实的巨船被凛冽的风雨卷翻,那些人类像垃圾一样被倒翻在冰冷的海水里。”荒听得浑身打了个寒颤,荒川之主的声音却越发锐利,“那只蠢到家的海妖,居然回过头去想救他们。”

“海妖抱住了那个曾为他求情的黑发少年,想尽力把他托出水面,推上岸。但此刻他们已经离岸边太远,海妖唤来巨浪,将他和少年的身躯卷到了岸边。但是……人类太脆弱了。海妖把少年放在海滩上的时候,那少年已经被海水的寒冷夺走了生命。海妖没有体温,他冰冷的双手没办法温暖少年的身体。懊悔的海妖回到了海中,曾被他提醒过暴风雨降临的渔夫们再也没有见过他。”

荒川之主没有说下去,荒忍不住问:“后来呢?”

“后来,海妖放弃了自己原本的容貌,燃烧妖力将自己变为了鱼头人身的妖怪,换来了名为祝福之水的能力。从此,他可以操纵带有治愈之力的温暖海水。整片海岸线上出海的渔夫都曾经历过遭遇鱼头人身的可怕妖怪,被滔天的巨浪击飞而不得不逃上岸的事情,但却没有一个人因妖怪的攻击而死……那是因为,妖怪只是在提醒他们,暴风雨即将来临罢了。”

看着海坊主低下的头,荒川之主补充说:“现在的海妖,也只有借助一方妖王之力才能变回原来的样子了。但起码,被他救过的家伙应该看看他应有的姿态。”

荒盯着海坊主,低声说:“原来……您也有这样的经历吗?您不曾后悔过吗?”

“对于人类这种生物,温柔只会遭来欺凌。”海坊主没有吭声,倒是荒川之主冷冷地说。“只有力量和权威才能带来恐惧与敬畏,以及与之相伴的安宁。一目连这个傻瓜哟,为了子民放弃了神格,记得他的却没有半个人。而我不过掌管河川,顺应天理,却被那些愚笨的人供奉,可见人类蠢到什么地步。我认识一目连的时候,他已经堕为了妖怪。但提到那些曾经的信徒的时候,那家伙居然还是难忘旧情……无药可救,无药可救。”

海坊主没有说话,只是用平静的琥珀色眼睛看着水面上的天幕。天已经黑了,夜空晴朗,银河繁星像细碎的钻石洒在了海面上。

“孩子,你跟川主去吧。坚强地活下去,但也不要忘记你心中的那份最初的温柔。”他喃喃地说。“你不能总是住在这海里。”

“我……以后还可以见到您吗?”荒喃喃地问。

“当然可以,孩子。”海坊主温柔地笑了,他歪头的时候,流水般的红发就会从肩膀上垂下,荒看到了多年前从海中出现,指引船只的海妖琥珀色的眼睛里流露出那份他所熟悉的慈爱。“等你真的掌控了星辰,等没有任何人再能伤害你的时候,你可以来海边,呼唤我的名字。”

“那我带他走了。”

荒川之主没有多说一句话,清啸一声,再次化为那黑蓝色的蛟龙,用黑色的妖力包裹着荒的身躯,强硬地将他扯出了他居住多日的水泡。荒声嘶力竭的呼唤被水声淹没,水泡中海坊主伫立着的,逐渐远去的身影再次被红色妖雾覆盖,慢慢变回了苍老的鱼头人身之姿。荒印象中他最后的样子,是一只臃肿而丑陋的妖怪,温柔地微笑着,挥动着一只红色的,粗糙的大手。

他被蛟龙带到了一座安静而美丽的山上,独自居住修炼。从此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海坊主或是荒川之主。但是多年的岁月中,他听过了荒川之主的很多传说。

据说荒川一代妖物频生,水势凶急,险恶的山川却冲刷出肥沃的土地,哺育了无数子民。淡漠而高傲的荒川之主虽然冷彻无情,却多次用他强大的力量阻止了川水的枯竭,镇压了作乱的妖兽,维持一方平定。因此,荒川沿岸的人民都将他奉若神明,一年四季,香火不断。

……是啊。

原来这样就好了。

其实那个大妖的内心也是温柔的,只不过他从一开始就明白,仅靠温柔不一定会带来最好的结果。因此他选择了以力量和威严去统治,并以此成就了川泽万物的伟业。

海坊主说过,不要放弃内心中那份最初的温柔。荒川之主的事迹告诉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为温柔套上力量的外壳。

他一切都明白了。

岁月流转,百年转瞬。荒此刻已经是无比强大的圣灵之身。妖魔甚至是神灵,都不得不在他的力量面前谦恭几分,同时也在他的冷酷面前瑟瑟发抖。

那一天,为了祛除脑海中噩梦的余声,信步出游的荒来到了一片林中,却闯入了几个女孩子的小小赏花会。他也不知道怎么,糊里糊涂地就参合了进去。

听到那个带着金鱼,一脸傲气地嘟着嘴的小姑娘对荒川之主的评价,荒板着脸不知道该不该笑。

没经历过痛苦的孩子真好。也许只有荒川这块被那个大妖统治得如此平稳的水域,才会长出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纯粹得像颗珍珠,骄傲地闪着光的小女孩。这样也好,也许这就是荒川之主所希望的吧。

俗世纷乱,人心繁复。也许是时候去那片熟悉,恐怖又带着丝温暖的海域,去找多年不见的那个海妖了。

当晚,月光明亮,繁星闪耀。荒站在悬崖上望着倒映着星月的闪光海面,想起了多年前的那个夜晚。一切都不一样了,但一切却都没有改变。

“海坊主……”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过了一会儿,他却听到了海浪的声音。

一个臃肿的影子从分开的海浪中出现,站在水中,粗糙的红色大手握着朴素的木杖,丑陋的鱼头上表情温柔,琥珀色的眼睛里倒映着月光。

“好久不见了,孩子。”


——————————————END


评论(5)
热度(24)

© 菲德兰斯 | Powered by LOFTER